從來都是、無以名狀。

從來就只有那個極度負面想法,能讓我幾秒間掉淚。

從來都是、無以名狀。


---

討厭看到無病呻吟,更討厭自己無病呻吟,
讓自己好像很廢一樣的陷入自我厭惡。


到底是、何必這樣子?

何必呢?



我覺得我是個某些方面很消極的人,
好聽是消極,不好聽是悲觀。


曾經那個想法已在我心中抹去了,
也曾經、終於能如願的克服了;
卻在昨晚莫名其妙的湧上腦海,
再次我想著之前也是能跨過去的、我可以的,
但還是、掉淚了。





為什麼這次跨不過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人

霜夜

Author:霜夜
戰國歷史控。戰國BASARA愛。關原組愛。遊戲王全系列及頭文字D及Vanguard熱愛中。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噗浪 & 親友們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