侷限。


在尖峰上下班時刻總是忙碌得停不下腳步。


上班時刻的捷運車廂是灌滿了一節又一節的人群,
每當車門打開隨即在那短短幾秒內、
就會從內部吐出某些人,再納入某些人,
如此吞吐著跑完一條又一條擁擠線路。


下班時候的人車街景又是另種感受,
這個城市有太多虛華繁榮的假象,充斥著無盡誘惑,
然這些都不是屬於我的所在。


搭上返家的公車,很幸運的有個能坐下的位子,
稍稍放鬆了精神後凝視著窗外擁擠,
前方車潮的車尾燈鮮紅得恍若極度憤怒的王蟲,
努力成群結隊前往任何想抵達之目的地,
如此地忿怒又如此地守序;詭異保持某種陌生冷漠距離。


我已然厭倦那坐困車陣之無奈,
當遍佈鮮紅侵占著痲痺著視覺,
我卻想起你的臉、我思念的臉。


以往凌晨時,拖著疲乏身子頓足於家門前,
總偷偷地冀望、奢求有個人;有一個願意等我回家的人;
幫我開門或是已在床上安穩熟睡的側臉足以讓我寬心,
那樣子就有莫名的安全感、貼切地講是歸屬感。

那裡就是我想回去的地方、最終的歸所。



然而這樣看似再簡單不過的想像,
全都因眼前沉默的畫面所制止。


王蟲依舊憤怒地前進,一閃一滅停停開開映入眼簾;
關掉視線,我又戴上屬於這城市才有的冷漠面具,
把那些會軟弱心靈的感性扔往心底最深處小方格裡。


繼續前進。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人

霜夜

Author:霜夜
戰國歷史控。戰國BASARA愛。關原組愛。遊戲王全系列及頭文字D及Vanguard熱愛中。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噗浪 & 親友們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