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教會。


和阿母去他一個朋友家吃飯,
想說阿母在家也懶得煮,去吃個便飯應該也不錯。

是為了吃頓飯才去,沒想到事情一點都不單純。

靠腰真的我要瘋了,
終於能體會被一群熱血基督徒包圍要我聽福音唱詩歌的心情處境,
這是變相鴻門宴吧?<囧>"


不了,謝謝,我一點都不嚮導教會生活。
可以向你們和顏悅色,但我只信我自己。



那根本是另個世界。



光是食前禱告就講了快二十幾次"a men"、
要感恩要啥鬼的我知道,
上帝在他們眼前就是萬能的我知道,


知道到我覺得他們充滿高知識的大腦根本就想不起來、
到底是農夫要四點起來種田還是上帝要四點起來種田。


光聽那些感恩就覺得累要長耳屎了。(攤手)



我還是不瞭解為什麼可以那麼信?真的很奇怪。

即使人會改變也是因為自己想改變或被環境影響或無意識改變而改變,
除了被環境影響的改變,其他都算是可抗力因素吧?




不曉得,
從以前就不怎麼喜歡去信宗教這回事(連上次算命也是初次算),
再者我不喜歡教會氣氛,大家臉上堆滿笑容一付要競爭好人好事代表的感覺,
不是說那些人是虛情假意,而是平白無故接受他人的好,就不喜歡。
(那些人是真是假挖阿災,一見面就要像老朋友我是辦不到啦)



還有那種希望我要把自己的情緒搬出來很奇怪,
為什麼要和不熟的人講那麼多自己的事?
-那個"動機"是什麼?


雖然也不喜歡講"動機"這種懷疑的話語,
但我已從缺乏到逐漸喪失對人性的信任。(←這很糟糕e04,不要這樣)


所以就會腦殘沒法分辨對方是出於關心還是出於好奇心,
認識很久的人是朋友的可以分辨,
沒啥認識的為什麼要講那麼多?
不需要嘛。(聳肩)



也和我講了很多事,還有撒旦,
抱歉的是講到撒旦我差點要噴笑,
我知道對他們來說很正經,但我腦內總會直接翻譯成"儍蛋",
靠燕青你快來扁我吧哈哈哈哈。


害我直憋笑很難過,心想到底講完傻蛋對人類的影響沒?
吼要長耳屎了啦。(挖)



最後有個大叔邀請我星期三去教會一趟,
那個時段都是像我這種年紀的"單身未婚"的人,
我說大叔,你那個單身未婚咬字不但很重還重覆喔,
要我去交男朋友還是挑結婚對象啊?



再說大叔你也不看我是個前胸和後背都分不出來的中性人XDDD,
連在坐的其他人都扯到像嘴砲一樣、以為我還在讀高中,
你到底想要我怎樣啊哈哈哈?囧>"



我想我只有禱告能接受吧,因為禱告就像祝福許願。

反正人在緊要關頭要知死時,不管什麼鬼話都說得出來,
不管期末考要被當了、論文報告寫不完準備被教授砲轟明年再來、
不管自己或家人出了意外、還是父母在自己面前全武行、
不管自己情緒超低落超悶、還是情侶吵架打架隨便啦;


從上帝到媽祖到阿彌陀佛到六字真言到法輪功大好(?)...等等等,
危急時都馬會想到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人事物不是嗎,
也只有危急時才曉得什麼對自己是真正放不下的。




讓人變得重要的是人,
變得不重要的也是人,
不是上帝。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人

霜夜

Author:霜夜
戰國歷史控。戰國BASARA愛。關原組愛。遊戲王全系列及頭文字D及Vanguard熱愛中。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噗浪 & 親友們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