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


離開台北的日子真的很自在。
我喜歡自由不受拘束的感覺。

前天還邊曬著陽光邊跑步,
邊跑時還想到以前有過午後悠閒日光的時候,
不管是飯後散步看書喝午茶睡午覺發呆,
那些美好都確實刻劃在記憶裡,
逐一形成沒有留戀的完好封存。

而在漫長的車程中有些感觸,
訝異於來自內心所牽動的那份震驚,
那與之反差極大的漠視是因人事物之不同而如此相對。


可笑的是,相反的有些事、我知道,但我永遠做不到。



可笑的是,對於永遠、完全、無法改變的事,
竟還存有腦內那一瞬間所期盼的烏托邦。

我並不覺得這樣是消極思考,
只是如實地去接受這樣的認知,
越是這樣去要自己接受就越認清那是怎麼樣的現實。


只是這次太可笑了,好幾年好幾年沒這樣的烏托邦想像,
原來是自己還長不大吧。


還是說,離開台北的日子讓我不小心變得單純了些?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人

霜夜

Author:霜夜
戰國歷史控。戰國BASARA愛。關原組愛。遊戲王全系列及頭文字D及Vanguard熱愛中。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噗浪 & 親友們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